Follow us 登录 注册
0 (855) 233-5385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cn@yunshipei.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天使大厦, 海淀区海淀大街27

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-世界最高人

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

谈到这个小插曲,杨悦雯对自己有一丝懊恼,“我虽然是年纪最小的,但我到这是来救人的,不是为了让别人照顾的,我不能成为大家的负担”她认真地说。

原标题: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,不是来被照顾的”

就这样,杨悦雯成为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中的一员。离开的时候,她稚嫩瘦小的肩上背着一个包,左手还提着包,右手推着箱子,在护士长和同事的注目中踏上了前往武汉的征程。“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残忍答应了她,她才22岁,还是个孩子啊。”胡爱莲哽咽道。

脱下白衣的杨悦雯和寻常22岁的花样女孩并没有两样,喜欢唱歌、看电影,善良的她还时常给流浪猫喂食筑窝。可当穿上这身白衣时,便化身为巾帼不让须眉的“铿锵玫瑰”。当同龄女孩还在“对镜贴花黄”之时,她却斩断青丝背上行囊,逆着人群奔上战场,一身洁白的战甲戎装,用最美的模样抒写年轻医者的荣光。

当晚,杨悦雯握着剪刀站在镜子前,盯着自己留了十多年的长发,最终还是不忍心下手。第二天出征前,当母亲知道女儿即将前往一线抗疫时,说道“妈妈当了一辈子的护士,你如今就是我的延续,我为你骄傲。”说罢,拿起剪刀一寸一寸地剪下女儿的长发。那一刻,杨悦雯感觉头顶被母亲的眼泪打湿了。

杨悦雯来到武汉后,作为队伍里年纪最小的队员,大家都很照顾她。“支援的第一天,穿防护服的时候我的护目镜出现了问题,只能脱下来重新调整,此时已经离上班时间很近了,护士长把她最后一套衣服给了我,还安慰我不要着急,最后帮我穿好了衣服。”

97年“花样护士”战疫一线:“我是来救人的 不是来被照顾的”

2月18日,清晨5点的武汉还在安然的睡梦中。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里,刚刚结束4个小时晚班的杨悦雯脱下厚重的防护衣和面罩,额前被汗水打湿的一绺黑发汗津津地搭在眼角;秀气的脸上除了两道深深的红印还有几道浅浅的痕迹,可见是旧痕未消又添新印。

杨悦雯是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甲状腺外科的一名护士,母亲也是一位工作了30多年的护士。从小,杨悦雯就被“救死扶伤”的精神所耳濡目染。从母亲身上,她传承了无私奉献的“南丁格尔”精神。

如今,经过反复的磨炼,小小年纪的杨悦雯也可以迅速高效地完成手中的各项任务。无论是量体温、还是打针送药,她都将每一位患者当做自己的亲人,温暖以待。“我很喜欢武汉,喜欢热干面和樱花,等这座城好了之后我还要来看它”杨悦雯说。

于是,当医院2月10日征集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时,她第一个报了名。护士长胡爱莲犹豫道,“你才刚刚转正,能行吗?”“相信我,我能行”杨悦雯坚定而自信地说。而报名的时候,这个年仅22岁的小姑娘却没有告诉父母。

Comments (2)

  • Brad Bukovsky

    ▲云林捐血站鼓励民众捐血,玉山银行、会计师、医师、律师、牙医师、中医师公会联合会、全国建筑师公会办理18日上午9点至下午17点于云林捐血站,捐血获赠全家超商礼物卡或秀泰电影票。(图/记者蔡佩旻翻摄)

    回复
  • Brad Bukovsky

    ▲针对2月17日违反居家检疫规定的花姓女子,台南市长黄伟哲对于花女不负责任的行为表示遗憾,居家检疫若失联将依情节公布姓名照片及重罚。(图/记者林悦翻摄,下同)

    回复

Leave Comment

Contact Us

Feel free to call us on
0 (855) 233-5385
Monday - Friday, 8am - 7pm

Our Email

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
info@financed.com,
and we’ll get back soon.

Our Address

Come visit us at
Stock Building, New York,
NY 93459

世界地震|越战女兵|历史故事|灭绝动物|宇宙中最大的黑洞|越南乳瓜|清朝第一位皇帝|封门村灵异事件|安禄山与杨贵妃